位置: 主页 > 设计热门 >少女疑医院延误医治丧命‧谢母力数医院16年前“误诊”‧生她时 >
  • 少女疑医院延误医治丧命‧谢母力数医院16年前“误诊”‧生她时

    2020-07-07
    少女疑医院延误医治丧命‧谢母力数医院16年前“误诊”‧生她时(雪兰莪‧适耕庄30日讯)16岁少女谢嘉雯疑丹绒加弄医院延误医治导致丢命一事,引起当地居民的公愤,居民们扯出多宗类似的案件,力数该医院的素质很有问题。其中,谢嘉雯的母亲朱丽清16年前在该医院生产谢嘉雯时,也因医务人员“误诊”,痛斥她还未可以生产就大喊大叫,而差点就闹出“一尸二命”事件。待产喊痛被护士骂可是,朱丽清万万也没有料到,16年后,女儿竟然间接在该医院疑因延误医治而逝世。她声称,这一次,她的心里很挣扎,是否要把女儿送去丹绒加弄医院;可是,眼见女儿情况危急,只好把女儿送入该医院,却因此让女儿白白送命。伤心的母亲朱丽清接受《》专访时指出,她当时因为肚子剧痛,凭着曾生过一胎的经验,她知道是时候生产,丈夫于是急忙把她送到丹绒加弄医院待产。“可是,我在病房内痛得要命,护士还是不将我送入产房,我很清楚那种痛是要生产了,我拼命的喊,结果却被护士骂我,要我收声。”她说,由于护士责备,她只好收声,幸好一名善心的护士见他的情况不妥,主动替她检查,才挽回她与腹中孩子的两条人命。“结果,该护士一探,发现婴儿的头都露了出来,急忙以‘飞车’方式就撞门推入产房,一进入产房,我马上就生产了。”朱丽清心有余悸地说:“我不知道如果情况再延误,后果会怎样。”她表示,由于这个恐怖的经历,她之后的3个孩子都不选择在丹绒加弄医院生产,而是宁愿到更远的私人医院或霹雳州安顺医院去生产。她说,她原想通过丹绒加弄医院,把女儿谢嘉雯再转去另一间医院,但她没想到,事隔多年以后,这所医院的服务素质还是没有改善,导致她的女儿丢命。不满禁上救护车陪女进院朱丽清说,在女儿被送入医院后,苦候逾半个多小时,才有一名自称是医生的人来诊断,但该医生诊断后,却无法给予一个确实的诊断,只说女儿可能是跌倒、头痛或被吓到,并坦承自己不懂医治,还说女儿可以出院。“可是,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女儿不对劲。我们先是要求转去巴生的私人医院,可是医务人员一会说,该医院不收,一会又说政府医院的救护车不可以载送病人去私人医院,一会又开声要我们现金支付救护车的车费,如此兜兜转转,又过了整个小时。”她说,身为一位母亲,在女儿与死神挣扎求生的时期,她却无法加以协助,甚至不被获准登上救护车,护送女儿一同到医院,令她非常不满。“我做为母亲,为何不可以登上救护车呢?这是那门子的道理。”也由于如此,她错过陪伴女儿尚有最后意识的那一刻。”被指示进急救室帮女穿尿布朱丽清说,女儿在紧急救治室时,医务人员以抢救为理由,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急救室,就连她都被赶出,这似乎不合理;但在院方要除下女儿的隐形眼镜和失控排泄弄髒的床褥时,却指示她进入替女儿拆下眼镜和穿上尿布。“我做为母亲,我很乐意帮女儿穿尿布,可是这些不是护士的工作吗?”她称,更重要的是,她从急救室外面观察,似乎没有看到任何很紧急的急救行动,医务人员只是任由女儿躺在病床上。另外,朱丽清说,在她与嘉雯的表舅黄俊荣及亲友把女儿送到丹绒加弄医院的急救室时,医务人员没有及时出来协助,还要他们七手八脚把病床拉来,并把经昏迷的女儿杠上床,也是一个让他们感到疑惑之点。谢声明与朱丽清共育有4女1男,死者谢嘉雯是排行第二的女儿。称救护车损坏却能出动载人朱丽清称,被指有故障不能启动的救护车,却在最后一刻突然可以启动,还可以载送女儿到双溪毛糯医院,医务人员摆明说谎令她气愤难平。她说,医院明明就摆着5辆救护车,可是在他们要求转院至私人医院时,院方却以救护车全部都损坏,不能发动理由拒绝派出救护车。“可是,在我们正争吵之后,医务人员再说不理后,竟然就可以从损坏的救护车中开出一辆救护车,这不是摆到明是有意撒谎吗?”她说,看到这个情景,也气到几乎“肺都要被炸掉”了。要求转院拖延逾6小时朱丽清表示,在女儿昏迷至逝世的期间,她一直陪伴女儿,看着女儿从意识模糊至意识全失,而医务人员依仍慢条斯理,完全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服务态度,而向院方提出多项控诉,要求院方给予合理及人道的解释。她说,在所有的不满中,丹绒加弄医院拖延六个多小时,导致女儿错过抢救的黄金时间,让她最气愤。她表示,在他们决定把女儿转去双溪毛糯医院时,医务人员又以救护车坏了,没有司机、要準备报告等理由,又从凌晨2时多拖延至约4时,才把女儿送到双溪毛糯医院。她认为,如果当中不是有这些转折,医院当机立断的把女儿转送至双溪毛糯,情况一切可能就有所不同。‧报导:蓝冰冰‧2011.06.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