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设计热门 >当我们盛年之后,就是滑向坟墓的漫长下坡? >
  • 当我们盛年之后,就是滑向坟墓的漫长下坡?

    2020-07-09

    当我们盛年之后,就是滑向坟墓的漫长下坡?

    研究指出,年纪和经验其实能提升神经连结和认知能力,我们随着年纪的增长会变得更聪明、更有创意。与硅谷的迷思完全相反,年长员工也许会比年轻员工更能干、更创新,也更擅长合作。有些人认为,认知能力在年轻时就会达到高峰,之后每况愈下,或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贝娄在小说《洪堡的礼物》所说的「滑向坟墓的漫长下坡」,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事实上,大多数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能够多次达到不同的认知高峰。

    这个别开生面的发现出自麻省总医院的博士后研究员萝拉.吉儿曼,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后研究员约书亚.哈茨霍恩。二○一五年,他们利用「testmybrain.org」和「gameswithwords.org」等网站,对将近五万名网友进行了头脑测验,发现我们在不同年龄会达到不同的认知高峰。哈茨霍恩说:「无论你处在哪个年龄,都有某些能力在上升或下降,也有某些能力持平。大概没有哪个年龄是大多数能力都处在高峰的,所有能力全处在高峰更是不可能。」

    数据显示,我们的各种认知能力是在不同的年龄层达到高峰。举例来说,资讯处理速度达到高峰的时间比较早,约在十八岁或十九岁;短期记忆力则要到二十五岁左右,然后维持到三十五岁前后;评估複杂模式(如他人情绪)的能力晚得多,四、五十岁才达到高峰。

    吉儿曼和哈茨霍恩以字彙测验衡量晶体智力(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亦即后天累积的知识。结果如他们所料,晶体智力达到高峰的时间比较晚,但晚的程度却大出他们意料之外,居然要到七十岁前后才达到高峰。

    吉儿曼说,这项研究「有别以往,呈现我们在不同年龄的转变」。而不仅他们的研究导出这种结果,还有其他也证实了人脑能够适应不同人生阶段的其他研究。

    一九五○年代初期,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大学生瓦尔纳.沙依展开了一项探讨成人发展的研究。现年九十岁的沙依表示,当年他选择这项研究的原因有二,一是这让他晚上还有空在旧金山湾对岸的影印店打工,二是他的家庭医师有在替老年人看诊。无论年轻的沙依究竟为什幺会对人脑和老化产生兴趣,总之他选对了研究领域,让他以二十一岁之龄就在老年医学的国际研讨会上发表演说。后来沙依在华盛顿大学读研究所,开始了他投入一生的研究:「西雅图纵贯性研究」。

    「纵贯性研究」是指追蹤研究对象的整个人生。该研究想探讨的是,诸如伴侣过世或重大疾病等人生变故,如何影响不同年龄的认知能力。沙依发现,有很多因子会加速认知能力的下降,但这种下降也可以减缓甚至反转;例如接受伴侣死亡的事实、继续受教育、保有好奇心,都能减缓下降的速度。沙依向《西雅图时报》表示道:

    怎幺生活会影响你怎幺变老⋯⋯你不会一老就突然变成另一个物种。思绪敏捷和思考灵活的益处显而易见。虽然人会变老,但如果你先前擅长解决问题或成功挥别变故,这些能力在年老之后大概不太会改变。

    对于人脑的适应能力,西雅图纵贯性研究持续有新发现。该研究现任负责人雪莉.威利斯发现,虽然航空管制员的认知处理速度和短期记忆力会随年龄而稳定缓降,但是他们的工作表现却能够保持不变。这怎幺可能呢?原因在于航空管制员的两个关键能力—空间推理和冷静情绪,会在中年阶段逐渐提升。美国心理学会说:

    头脑在中年不仅保有很多年轻时的能力,还能得到许多新的能力,如同重新布线,统合数十年的经验和行为。举例而言,研究显示中年的头脑更冷静、较不神经质,能妥善因应不同状况。有些人的认知能力甚至在中年还会有所提升。

    密西根大学神经科学家派翠西亚.瑞特─洛伦茨说:「人脑始终能保持弹性,重新组织,维持能力。」

    这对所有大器晚成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重点是,我们要乐于付出心力,必须投资在健康与学习上,保持对周遭事物的好奇。这样一来,我们终其一生便能在许多阶段达到不同脑力的高峰,连番大放异采。

    认知研究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有两种智力:流质智力(fluidintelligence)和晶体智力。流质智力不受过往知识所限,是在推理与解决新问题,辨识抽象模式,运用逻辑来归纳与演绎,这种智力在人生早年达到高峰。晶体智力则是运用技能、知识和经验,多数成人的这种智力包括职业知识和业余知识(如嗜好、音乐、艺术和大众文化等),而且与流质智力不同,中年之后晶体智力仍会持续上升。

    乔治亚理工学院心理学教授菲利浦.阿克曼和他的同事发现,年纪和知识密切相关,中老年人确实比年轻人更有知识。阿克曼指出,为了弥补流质智力的下降,最佳策略是选对工作和目标,充分善用晶体智力,也就是既有知识与能力。

    再以航空管制员的工作为例。我们会认为年轻人思绪敏捷,流质智力高,对从事这份工作有利。根据美国联邦法律,超过三十一岁就不能接受航空管制的训练,三十一岁已经是流质智力逐渐下降的年纪。而即如前述的西雅图纵贯性研究所指出,三十到五十多岁的航空管制员儘管流质智力逐渐下降,他们却能藉由日益提升的空间推理和冷静情绪加以弥补。美国联邦航空总署强制要求航空管制员退休的年纪是五十六岁,也就是在空间推理等能力下降的时候。然而,诸如教学、法律、政治、写作或顾问等依赖晶体智力和知识的工作则不然,从事这类工作的人,其能力在整个职涯多保持稳定。

    当然,大多数的工作要有最佳表现,流质智力和晶体智力就需要平衡,手术开刀和财务分析就是好例子。流质智力随着年龄下降,工作上的知识(晶体智力)则上升,抵销流质智力的衰减,让人在中年之后有更出色的表现。工作不同,流质智力和晶体智力的平衡就会不同。在医学领域,肝脏移植由于涉及周边许多细小血管,比其他器官的移植更为複杂、棘手。一位梅奥诊所的肝脏移植专家坦言道,他的手术功力在五十岁出头达到巅峰:「肝脏移植就像打地鼠游戏,到处都在冒血,你的动作必须要快。」虽然他的手眼协调能力(流质智力)下降,诊断能力(晶体智力)却有所提升,而且能一直提升到七十多岁。那幺医院该如何因应他逐年增减的能力呢?梅奥诊所的解决之道是让年长和年轻的外科手术医师搭配,相辅相成,截长补短。

    写程式等工作更重视流质智力,这是Google和亚马逊拥有许多年轻员工的关键原因。然而软体专案与软体商务的管理工作则更需要晶体智力,所以你会看到Google把最重要的云端服务事业交由六十岁出头的黛安.格林负责;六十五岁前后的汤玛斯.希伯也老当益壮,带领他最新的软体公司C3,投入竞争激烈的人工智慧和物联网领域。

    就某方面来说,头脑会持续形成神经连结,提升模式辨识能力,但我们年轻时儘管突触反应迅速,却不见得具备这能力。随着年纪增长,我们会发展新的能力、磨利旧的能力,诸如社会意识、情绪管理、同理心、幽默感、倾听能力、调适型智能以及风险报酬评估力等。这些能力都有助于我们实现潜能,甚至一再发光发热。

    那创造力呢?别开蹊径的能力呢?答案是,我们同样远比原先所想的更能保有创造力。

    瑞典卡罗琳学院动态演算实验室共同负责人赫克托.泽尼尔,二○○八年针对三千四百位四到九十一岁受试者,探讨他们随意思考的能力。研究的构想在于,随意思考是超脱明显的表象,跟创意息息相关。有创造力的人看到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不只会想到苹果成熟了,还能像牛顿一样想像看不见的重力。

    那幺泽尼尔和他的同事怎幺测出随意思考呢?他们设计了以电脑呈现的十二次虚拟掷硬币、十次虚拟掷骰子以及网格上的排盒子等五个简短的「随机物品生成」测验,受测者必须尽量提供出乎意料的答案。研究人员发现,一如他们所预料,随意回答(以及隐含的创造力)的高峰出现在二十五岁;但出人意料的是,随意思考能力(以及隐含的创造力)直到六十多岁仍却几乎都没有什幺下降。

    纽约大学医学院神经科临床教授埃尔克诺恩.高德伯,在其二○一八年的新书《创造力》中表示,我们的创造产能会随着年龄增加。根据他的看法,左脑和右脑是由「警觉网络」(salience network)所连结,该网络会把右脑的新鲜感受拿出来,跟左脑储存的影像与模式相比较,彼此衡量评估。因此,与中年人相比,小孩子虽然拥有更多新鲜的感受,但却缺乏把新鲜感化为创新想法或创造产能的背景脉络。

    可是这个见解合乎现实吗?人在年岁增长后还是具有创新能力吗?在这方面,还有另一件出乎意料的事──至少令我感到很意外。那就是:儘管现今社会无比崇尚年轻,获奖的科学家、创新者和企业家的年纪,却多半比以前要来得大。

    一个世纪以前,爱因斯坦和英国理论物理学家保罗.狄拉克,凭藉着他们在二十五岁左右的研究分别获得诺贝尔奖。一九一五年,二十五岁的威廉.罗伦兹.布拉格凭藉他二十二岁时的研究夺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他率先以X光研究水晶的原子结构)。年轻是研究科学的一大优势,狄拉克以诗道尽:

    年龄自是发烧后的作寒,

    物理学家尽皆害怕。

    等到老过三十岁,

    与其苟活不如死罢。

    然而如今做出获奖研究或其他创新的学者,年纪却愈来愈大。西北大学学者班杰明.琼斯和布鲁斯.温伯格在二○○八年的研究指出,诺贝尔奖得主平均是在三十九岁时提出获奖的研究。如今二十五岁的人(跟爱因斯坦、狄拉克和布拉葛岁数相当)能提出重大的科学突破,五十五岁的人也能提出重大的科学突破。琼斯推测,这也许是因为现在各个科学领域都更为艰深,你就是得花更多时间、学更多东西,然后才能做研究。就神经科学来说,你既需要年轻时的流质智力,也需要年长时的晶体智力,两者兼备才能做出诺贝尔奖级的研究。

    美国资讯科技暨创新基金会最近的研究指出,最为创新的年龄其实是在四十多岁末,几乎比琼斯和温伯格得出的平均年龄还高出十岁。而在美国,专利申请的平均年龄是四十七岁,似乎符合这项研究的看法。

    对并非从事科学研究或创新的多数人而言,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的认知能力在达到高峰后能维持多久?最新的研究也激励人心。根据泽尼尔的随意思考研究,创意高峰期会延续到六十多岁,符合吉儿曼、哈茨霍恩与西雅图纵贯性研究的结果。有些人的创意高峰期还延续到八十多岁,甚至更高岁数,下面这个惊人故事正属一例。

    智慧型手机和电动车都不能缺少一个东西:锂离子电池。虽然你大概听过贾伯斯和马斯克的大名,但大概没听过约翰.古迪纳夫。古迪纳夫是出身芝加哥大学的物理学家,五十七岁时共同发明了锂离子电池。过了几十年,他在二○一七年提出另一种新电池的专利申请,《纽约时报》盛讚道:「便宜轻巧,安全可靠,将为电动车掀起革命,把燃油车踢出市场。」他申请这项专利的时候已经高龄九十四岁了!而且他不是在养老院做这项创新研究,而是在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跟研究团队携手合作。

    堪萨斯市的考夫曼基金会以「创业」为研究主题:为什幺我们会跨出脚步,打造自己的事业?根据他们的研究,创业的平均年龄为四十七岁。在医学和资讯科技等日新月异的产业,创业的平均年龄比较低,但也还是有四十岁,而非二十多岁。惊人的是,五十岁以上的创业者比二十五岁以下的创业者多出一倍。

    发展心理学家与心理分析学者爱利克.艾瑞克森的研究也显示,创业高峰多在四十多岁。艾瑞克森认为,四十到六十四岁是一段特殊的年纪,此时创意和经验两相结合,还有想获得人生意义的普遍人类渴望。创业就是人们在追寻艾瑞克森所谓的「积极生产」(generativity)的方式,他们想要做出在死后仍会继续留传的正面贡献。

    ◆◆◆◆◆

    所有关于人脑和年老的研究都显示,我们年岁增长后仍大有创新的能耐。然而这也表示职涯的概念有待修正。我们需要可以选择更晚进入职场,在职涯中场时需要有更多弹性,在职涯尾声也需要有以自身步调慢慢离场的余裕。

    可惜的是,今天的职场反映的是二十世纪初的生产线思维:我们找个工作、往上升迁、责任变重、薪水变多,然后在六十岁左右断然被迫退休或资遣;法律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以「变老就淘汰」描述这种情形。然而比较好的方式是容许个人发展的多元步调,把职涯看作弧线。虽然我们在某些方面(突触速度和短期记忆)衰退,在某些方面(实际模式辨识力、情商和智慧)却有提升,而且创造力还不太会随着年华老去而下降。

    我相信,若雇主有此认知,便很有机会对职涯採取创新的观点。我在媒体业接触过数千位企业主管,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招募人才并好好留住他们是第一要务。哪间公司要是没做到、哪间公司要是在员工达到特定年龄前就资遣他们,就是没让员工充分发挥能力。如果你希望公司有最好的员工、他们能够发挥最好的表现,现在就是反思「变老就淘汰」的时候了。

    年长员工的问题不在自身,而在多数组织的典型职涯规画。企业会给好员工更高的职位、权力和薪水,直到这样做不再有意义的那天──而那天终究会到来。无论是运动员、外科医师、程式设计师、机师或老师,我们都会在某个时候达到能力、薪水以及愿意长时间工作的高峰。当一个人的效率和产能臻于高峰,再要求雇主继续加薪并不公平,除了太花钱之外,也挡住了年轻员工的升迁之路。因此,雇主会想踢走这些员工。

    然而这样做对员工和雇主都是损失。雇主失去多年培育的出色员工,但明明他们对工作驾轻就熟,仍能做出莫大贡献。如果他们依然表现出色且愿意工作,资遣他们不啻为人力资本的浪费。

    「变老就淘汰」在许多层面都不利于我们发光发热。与其採取「变老就淘汰」的单向思维,何不把职涯看作弧线?

    为了方便讨论,让我们假设某个产业的人是在四、五十岁达到高峰。这里的高峰包含专业技能、团队协调、管理技巧、沟通能力、工作产出以及长时间工作的意愿,例如整週搭机四处拉业务,诸如此类。

    「变老就淘汰」的传统做法也许会说:你到了五十五岁就滚吧,公司没那幺多钱聘你。然而我们可以把职涯看作弧线,承认几乎所有员工都会在某个时候达到高峰,但连「高峰之后」的资深员工都能做出长足贡献。所以企业何不改变做法,例如在员工达到某个年龄后便不再加薪甚至是减薪,不再调升其职衔,从「部门副总监」改为「资深顾问」等。

    这种弧线职涯不包含强制退休的年龄。如果某个六十五岁或七十二岁的员工想工作、对公司能做出可贵的贡献、所领薪资又合理,那幺让他继续工作又何乐而不为?(给企业执行长的建议:如果贵公司的人资或法务部门想不通这一点,就换成想得通的人吧!)

    这样做的另一个好理由是促进年龄多元。在下弯弧线的年长员工不必再为自己辩护,能自由给出独到的建议或提醒:「这主意很好,但我们一定得先讨论你对销售的基本预设,而且要从头到尾讨论过,以免犯下惨重的错误。」如果年长员工不受重视,很难像这样单刀直入。公司所能犯下的糟糕决定,位居第一的是扼杀年轻员工的创意,其次就是让他们得不到资深员工的协助,盲目犯下明明能避免的错误。

    ◆◆◆◆◆

    我们每个人都该有机会以自己的步调发光发热。在此我要再说一次:我认为现在是容许个人发展其多元步调,不过度强调标準化测验,让每个人把潜能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时刻。

    我们需要给自己一点空档,我们需要体认到天生我材必有用,人各不同,有相异的能力、背景和发展,循不同道路走向成功。然而如今我们反其道而行,大幅偏袒早慧的年少英才,要求脑部还在发展的学子和年轻人「证明」自己──考取对的学校、修对的科目、做对的工作。至于另有专才的人,路可难走了。

    那我们其他人该怎幺办?如果我们在身体、认知或情绪上发展得比较慢,没有及早成功,到底该怎幺办?请开心点,如下一章将要说的,我们自有独特的优势。



    上一篇: 下一篇: